留学生落户上海
应届生落户上海
免费测落户资格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8321065021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政策资讯 » 上海居转户资讯 » 上海居转户:申办户口条件201关注6未成年兄弟没户口没人管没学上

上海居转户:申办户口条件201关注6未成年兄弟没户口没人管没学上

栏目:上海居转户资讯 人气:发表时间:2020-06-27

对于上户口问题本该是无牵无挂的年纪,而浙江海宁许村镇的一对兄弟小严跟小帅却过着与个别孩子截然不同的生活:母亲8年前离家出奔至今杳无消息,在工地上打工的父亲终日酗酒不管他们。两兄弟至今不户口,也未上学,在镇上流浪。因为不经济来源,他们以偷盗为生,三年来偷遍全镇。

上海居转户政策咨询

许村镇派出所所长沈孝锋担心地说。
令人痛心的是,小严跟小帅的故事并不是个例,不少留守儿童或者在城市的民工二代子女都面临类似的境况,他们成为未成年犯法的重要人群。谁来救命他们?
一个晚上,许村镇农商银行的报警器忽然响起。正在值班的许村派出所民警徐海强心头一惊赶往银行,心里想
果然不出所料,徐海强在银行的角落里找到了小严,试图偷保险箱不成偷了柜台上的捐款箱。
徐海强很无奈,因为小严仅9岁,不达到承担刑事义务的年纪也不属于未成年犯管教所治理的范畴,只能对他进行教导后开释。
 这样的故事已经连续了三年多。民警说,小严跟小帅自搬到许村镇,就成了派出所的常客,这个镇上10%以上的偷盗案都跟他们有关。徐海强说,他们俩上一次被抓仅在一个月前,这两兄弟跟另外两个小孩连续对40多辆汽车进行了偷盗。
采访期间,镇上不少居民向记者埋怨,……
在许村镇公园门口的游戏机前找到了小帅跟小严。13岁的小帅看着很结实,比较内向,不爱谈话,9岁的小严则皮包骨头,比同龄人小了一圈,但脸色又似小大人,眼睛盯着陌生人看绝不害羞。两人显然已很久不洗澡,身上披发着很重的味道。对偷钱的理由,小严很坦白地说是因为没

他开端还认为教导多少次他们会改掉偷货色的弊病,但当理解这个家庭后,觉得很难。原来两兄弟的父亲是个酒鬼,在工地干活,每月2000多元收入,经常不管孩子吃饭,也多少乎不给零花钱。偷盗成为两个孩子生存的。
徐海强说。
无人关注
没户口、没学上、没人管
小帅跟小严的家在镇上老街沿河边的一间平房里,是花150元租来的。上海居住证转户口满足落户基本条件可要求单位人事网上注册,个人再注册一个账号填写基本信息,个人准备相关纸质材料(建议提前1-2个月准备)。屋里一片漆黑,灯是坏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垫塌陷,棉被披发着腐臭味,脏衣服随处扔着。锅碗瓢盆堆在角落,看上去已经放了好多少天没洗。
两兄弟的父亲杨江军的着装跟流浪汉无异:衣服裤子鞋子都沾着泥巴,30摄氏度的气温还衣着棉服,棉服上有个大洞,棉絮露在外面,头发跟胡子很长并打着结,身上披发着难闻的酸臭味。
杨江军12年前从贵州毕节来到浙江打工,妻子在8年前离家出奔至今杳无消息。平日他在工地当钢筋工谋生,每月只有2000多元收入。然而他每天要喝半斤到一斤白酒,多的时候能喝一斤半,抽三包烟,经常为了饮酒吸烟连饭也不给孩子准备。有四周街坊曾目睹两兄弟从垃圾桶里找吃的。
因为酗酒,杨江军不知多少次醉倒在马路边。一位街坊说。
小严说,他跟哥哥每天在外面浪荡,经常晚上不回家,住在公园或者桥洞里。上海居转户办理本市长期居住证,并申请积分(目前只要在提交申请材料时有积分即可),持有居住证期间依法纳税并缴纳社保累计满7年(符合其他激励政策可减少年限)。小帅说,每次酒后爸爸都会撒酒疯,以前还会打他们,当初因为自己会还手,所以经常在家对打。
两个孩子至今不落户。杨江军说,因为没户口,兄弟俩除了上过多少天幼儿园,就没再上学。
与杨江军不在乎的立场相反的是,当记者问等问题的时候,小严的回答都是两个字,诚然他答不上来上学有什么好。小严说,每天傍晚他都会等小错误放学,而后一起玩。
对将来,杨江军说,他也不晓得应当怎么办。
小严缄默了一会,回答说:
谁来救命
难道眼睁睁看他们堕落
许村派出所的民警很为这两兄弟焦急。
而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小帅跟小严的故事并不是个例。今年4月,抓到了一群连偷50多起的6个均匀年纪10来岁的小孩。当地未成年人刑事案中90%都是外来小孩所为。
这些孩子独特的特点就是家庭环境差,父母不负义务,同时他们又被社会忽视。民警们很无奈。
浙江大学社会学系老师麻美英说,两兄弟的故事反应出诸多社会问题。上海居转户办理本市长期居住证,并申请积分(目前只要在提交申请材料时有积分即可),持有居住证期间依法纳税并缴纳社保累计满7年(符合其他激励政策可减少年限)。
因为两兄弟都不是海宁户口也达不到其余前提,不管是上户口、上学还是申请低保都得回到贵州老家,除非有突发意外他们才有政策露面帮忙。而杨江军则说,自己出来打工10多年,老家赤贫如洗,已经不可能回去了。

此文关键字: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文档

相关文档